返回

久久在家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exceedled.com
     久久在家线 (第1/3页)
    

被这一段话绕进去的陈蓉蓉,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似乎没怎么搞明白:“就是说,潜意识把真实的想法暴露出来了。所以才那么肯定对吧?听起来,好像千沛姐很在理啊。”

  “不过就是一个说话的方式,怎么就在理了?”尽管闻千沛分析的头头是道,但是一心偏袒白绒绒的许懿祯,可是完全不相信这个理。他摆了摆手,对闻千沛的发言嗤之以鼻,“文字游戏没什么意思。一天到晚咬文嚼字,也没有必要。”

  “就允许你偏袒白小姐,不允许我偏袒我的夫人了?”沉默良久的易黎辰,总算是开了口。他握住闻千沛冰冷的手,蹙眉打量着白绒绒和许懿祯二人,视线又转移到了邵悠泰的身上,似是明白了什么,但又没有戳破。

  听到易黎辰这话,闻千沛点了点头,依偎在了他的怀里。看着这两个人的亲密举动,白绒绒心中的嫉妒迅速蔓延。她平复住自己的情绪,低垂着头视线落在地面:“易先生,您真的要偏袒闻千沛吗?如果这件事情您没有看到,就请您不要出来乱说好吗?”

  “我看到了啊。”对于白绒绒这一段话感到讶异的易黎辰,看了眼她身旁的许懿祯,继续道,“怎么你一直认为我没有看到?是正好掐准了时间,还是……”

  “易先生!”听着易黎辰的话,许懿祯只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他看了眼身旁泫然欲泣的白绒绒,连忙俯下身子安慰了几句。随后,许懿祯抬眸望着易黎辰,冷声道,“您不觉得您有些咄咄逼人了吗?堂堂易氏集团的总裁,有必要对这么一个女孩子说这么重的话么?”

  “许老爷子应该也没想到,他最为器重的孙子,竟然会这么分不清事理吧?”看着自以为是的许懿祯,易黎辰轻叹了口气,倒是莫名有些悲叹的意思。被闻千沛戳了两下后,他才回归正题,“刚刚的事情我看见了,需要我来陈述事情么?”

  易黎辰的视线在白绒绒的身上停顿了几秒,言外之意很是明显。白绒绒心里有些发虚,却还是挺直了身子,朝着他点了点头,强撑着笑意回应道:“如果易先生能够不偏袒千沛的话,当然可以。”

  “你看,我什么都没说,白小姐就觉得我在偏袒你。”易黎辰看了眼身边的闻千沛,语气中凭生几分的委屈。看着这副模样的易黎辰,闻千沛不由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像安慰小孩子一般:“不气不气。”

  明明是在举例论证,可是有了易黎辰和闻千沛的相处方式,总觉得气氛都不太一样了。较长的衣袖正好挡住了白绒绒攥紧了手,她阴沉着眸子,对闻千沛可谓是恨之入骨。

  “白小姐自己把汤倒在自己身上的,这就是我所看见的。”易黎辰正了神色,看了眼白绒绒,将事情说了出来。在预料之中,即使易黎辰这么说了,那几个人也不怎么相信他。

  闻千沛摊开双手,颇为无奈地回应道:“没办法。有些东西说了,你也不听。那说不说有什么意思呢?对吧?”

  “我只是想要一个真相。”许懿祯皱着眉头,视线落在了闻千沛的身上,有些厌烦。他看着一脸委屈的白绒绒,一下子就慌了神,连忙去小心翼翼地安慰着,生怕又出了什么岔子。

  “真相?”听到许懿祯话语里的这两个词,易黎辰竟是一下子笑出了声。易黎辰看着惺惺作态的白绒绒,以及在她身边的许懿祯,淡漠地开口道,“你不是想要真相。你只是希望你认定的,能够被别人认定。”

  “易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看着如此不给面子的易黎辰,许懿祯有些愠怒。但碍于易黎辰毕竟是易氏集团的总裁,并且与他的父辈有所关系,导致许懿祯即使再不悦,也不能够反驳的太激烈。

  易黎辰没有开口,似乎是不屑于和许懿祯继续交谈。而在他身边的闻千沛,则是摇头晃脑了几下,出声解释道:“很简单。如果黎辰刚刚说的是我推的白小姐,那么,你一定会认为,黎辰说的是真话吗?”

  “难道事实不是这样吗?”没有耐心的许懿祯,一屁股坐在邵悠泰的椅子上,却还得听着闻千沛的发言。被许懿祯抢了位子的邵悠泰,表情也不怎么好看。

  但许懿祯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是自顾自地看了看手指甲,又对着白绒绒嘘寒问暖了几句后,重新望向了闻千沛:“你没必要用那些文字游戏的方式,来和我谈各种漏洞。”

  “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胡说。”随口回了个否定三连的闻千沛,浮夸地朝着许懿祯摆了摆手,却还是将先前的话说完整,“只是因为你想听你想听的,所以你就把你不想听的,给否认了。就是这个意思。”

  不同于之前,这一次闻千沛解释的简洁明了。陈蓉蓉一手握拳,重重地敲在了另一个摊开的手上,语气却是有些蔫:“但是事情说到源头,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不是还不清楚吗?”

  陈蓉蓉看了眼低垂着头的白绒绒,又看了看理直气壮毫不心虚的闻千沛,犹豫了一下,暗搓搓地站队了闻千沛。她瞥了眼一旁的闻艾琪,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朝着一旁挪了挪步子。

  “白小姐,你确定是闻千沛推你的吗?”编剧站了出来,清了清嗓子,打算把这件事情给处理掉。即使想办法拖延下去,或者就这么不了了之,恐怕回去之后导演会把他开了。暗叹了句世道艰难之后,编剧面上的表情郑重了几分。

  白绒绒抬眸望着编剧,擦了擦本就不存在的眼泪,轻轻地点头作为回应。她看着一旁的易黎辰,面容有些憔悴,低声道:“易先生,明明事情不是你说的这样。你为什么要偏袒闻千沛。你这样做,是对我的不公平……”

  “如果其他人知道,易氏集团的总裁易黎辰,竟然是这么一个不分是非的人。你觉得,你们易氏集团还能维持多长时间?”许懿祯看着有些咳嗽的白绒绒,心疼不已。但他清楚白绒绒的想法,也只得朝着易黎辰放狠话,试图让白绒绒稍微舒心一点。

  可是实际上,许懿祯和白绒绒的想法,根本就不在同一条线上。白绒绒的目的是为了把闻千沛拖下去,或者自己取代闻千沛现如今的地位。而许懿祯却误认为,白绒绒只是因为得不到一个公正的答案,从而感到悲恸。

  看着竟然敢和易黎辰对杠的许懿祯,邵悠泰挑了挑眉,透露处些许的鄙夷。果然是一个年轻人,冒冒失失不知轻重。他端起桌面上的茶杯,不急不缓地喝了口其中的温水,视线时刻警惕着他们的举动。

  看着眼前鲁莽冒失的许懿祯,易黎辰轻笑了一声,眸底却是透彻心扉的冷意。他随手翻了几下手机,将一段视频放了出来。其他的人们都凑了过来,看着手机上播放的视频,表情都变了。

  被隔绝在外面的白绒绒和许懿祯二人,显然不太明白。等到那几个人都散开了后,易黎辰才将手机拿了起来,视频再一次地播放。那是先前白绒绒给闻千沛端汤时候的录像,虽然视角摇摇晃晃的,但还是能看清她们的举动。

  画面中,端着汤的白绒绒,手突然一翻,导致汤泼到了自己的身上。而身为另一个主人公的闻千沛,只是一脸错愕地站在旁边,一副拎不清时况的样子。

  看着放出来的这个视频,编剧不由得干笑了几声,却是悄咪咪瞪了眼白绒绒。这个白绒绒来了的这几天,事情一下子就变多了,看起来还真是一个戏精。但诽谤归诽谤,编剧面上仍是强撑着笑意,朝着白绒绒道:“这个,视频都已经放出来了,白小姐还有什么想法吗?”

  “为什么会录视频啊?”闻艾琪不识眼色地站了出来,又看了眼那段录像,并不能明白。易黎辰抬眸瞥了她一眼,毫不遮掩自己的鄙夷:“我想拍我的夫人,还需要告诉你么?”

  “我……”被易黎辰这么一说,闻艾琪也是哽住了。她抿了抿唇,埋怨般地看了眼白绒绒,被经纪人给拉回去了。这么一来,陈蓉蓉可得意了:“我就说吧,不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还是不要太轻易站队。可是,易先生您既然有这段录像,为什么不早点放出来?”

  “懒。”易黎辰喝了口茶,随口回了句。听到这个理由,陈蓉蓉有些不太明白,但也没有多问。她转过头去,看着面色惨白的白绒绒,挑眉等待着她接下来的回应。

即使证据放在了面前,只要自己不承认,那顶多就是责备认知上的错误。确认了这一点后,白绒绒双手攥住自己的衣角,仍是死不承认:“不是的。我能够感觉到有人推我,怎么会不是闻千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exceedle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