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ofo资源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exceedled.com
     ofo资源站 (第1/3页)
    

叶言之听着话筒那头传过来的零零散散的话,便察觉到不对,慌慌忙忙的开始查安梦炀家地址,等找到地址,电话那头的人已经沉沉睡去了,话筒里也穿来均匀的呼吸声,时而伴着声抽噎,却还算沉稳。

叶言之挂断了电话,跟邻桌老师打了声招呼就急匆匆赶去了安梦炀家。

本来叶言之还在为会不会进不去,安梦炀要是睡熟了没人回应而苦恼,谁知道,等找到安梦炀家的时候,安梦炀家门是敞开的…

叶言之显然是不相信是安梦炀专门留给他的,所以生怕自己学生出事的叶言之,急急忙忙的冲进屋里…

可叶言之巡视了一圈,看见那十分扎眼的几个烟头正七零八落的躺在烟灰缸附近…还有那散落一地的碎玻璃杯片,水渍以及一片狼藉的沙发…沙发上还有一个品味成熟的钱包,加上门口的那双妖艳的高跟鞋,叶言之已经猜了十之八九了。他轻声进入卧室,看见还在沉睡的安梦炀,看起来睡的并不好。脸色苍白的像张白纸,眼睛也肿着微微泛红,眼角还残存的泪痕依稀可见。。。

叶言之走近,看着安梦炀的眼神里掩不住的忧伤。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轻轻地拭去那未干的泪痕,轻声的叹了口气,随后替她掖了掖被子,转身出了卧室。

叶言之觉得有些无力,寻着个沙发便做了上去。其实,叶言之多少是知道一些内情的。当初刚接管这个班的时候,朱主任就让他多关照些安梦炀,并且也告诉了些安梦炀家里的情况,没说太直白,却足以让叶言之明白,安梦炀在这个家里过得并不幸福,甚至一直都非常的痛苦,就像他自己,那个曾经的叶言之…

每次看到安梦炀,他都能看到他哥哥的身影,那个张扬似火的少年,那个因为想要守护自己而被迫强大的孩子。只是那个男孩儿就算失去一切,还有可以一直陪着他的叶言之,可安梦炀呢,只有她自己而已…

叶言之猜想,安梦炀的家应该连最后的维系都没办法做到了吧,应该真的到了需要她自己去面对的时刻了,所以,他要做点什么才行。

叶言之起身,准备先收拾眼前的惨局。当他把打包好的垃圾提出门外时,他注意到了回廊尽头一位白发老人,手中拿着一本书,却只是半敞着,并未拿起,也并未注目,他似乎腿脚有些不便,端坐在轮椅上。

叶言之并未多想,转身轻带上门,往中间的往电梯走去。

老人注意到了这位急忙来去的年轻人,穿戴着整齐的职业装,举手投足间都透露出温柔而明亮的气场。老人缓缓推动了轮椅,向着等着电梯的年轻人靠近。“请问,你是来看学生的吗?”白发老人望向眼前这位带着眼镜,长相斯文儒雅的男子,他想,如果不是看到他之前不顾形象奔向一家屋子里的画面,他一定觉得他是个成熟稳重的人吧。

叶言之有些疑惑的转过身,看到了已驻于身侧的老人。“嗯…请问老先生是有什么事情吗?”叶言之有着老师方面的职业病,所以他下意识的回避了刚刚那个敏感的问题。

老人看出了年轻人的防备,但同时也看到了他的修养,所以便礼貌性的注视着男人温和的眸子,说“我是想问一问,你认不认识小梦炀?你认识吗?”老人说完任旧注目着眼前的这位男人,莞尔一笑。

叶言之面露疑色,却很快打消了疑虑,说“我认识,她是我的学生,请问,您是?”

”哦,我是她金爷爷,她金奶奶见她昨晚忘了取药就走了,着急的不行,也不知道怎么联系她,就让我在这里等着了,说万一孩子饿了,出来找吃的,就可以顺道把药也带回去。“金爷爷解释完,看到目前的男人依旧面露疑色,突然意识到些什么,补充说,“我们是这两天搬过来的,昨天遇到的小梦炀,不过昨晚又不小心碰到了受伤的地方,去看了医生,最后这孩子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情绪变得有些激动,便直接跑回来了。”

叶言之听完这番话后,突然觉着这事情好像就说的通了,并且他确实看到了那位老人手边的药。”麻烦了,药我替她先收下了,谢谢您。等安梦炀同学好些了,她会亲自过来道谢的。“叶言之礼貌性的点头致谢,接过了那一袋子的药。

老人似乎还想问些什么,嘴唇微张了一下,却是没说什么。

叶言之自然是看到这一细节的,微微笑着,礼貌的询问,“您和您的夫人似乎很担心安梦炀同学,如果不介意的话,晚点安梦炀同学睡醒了,我带她去您家拜访可好?”

老人听着先是愣了一秒,然后露出笑容,轻快的回了句“好。”然后有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手机,说”我怎么称呼你,老师?方便的话加一个电话吧,如果小梦炀有需要,我好让我夫人去陪着,毕竟方便些。”口吻像是在询问,却不容叶言之拒绝。叶言之思索了一番,觉得这位先生说的确实挺有道理,所以也非常干脆的输了自己的手机号,备注了姓名。”您叫我小叶就好。”叶言之双手回递,笑着说。

最后叶言之问了老先生的名字,然后匆匆告别进了电梯。

在叶言之丢完手中的垃圾的时候,李轩也正巧打来了电话,叶言之看了下时间,已经下午五点了,而今天是星期五,李轩现在应该是放学回家了才对,却又突然打来电话,叶言之没多想,便接通了电话。

“喂?叶老师。”李轩先开口说话了。

“恩,李轩,有什么事吗?”叶言之以一种严肃的口吻问着,脚步却是继续往居民楼走去。

“老师,您现在是在安梦炀家里吗?安梦炀出什么事了吗?”李轩问的不是空穴来风,今天下午班会前夕,李轩被叫到了班主任办公室,可是叶言之却不在,而班会内容是由另一位老师转达的,说什么学生家里出了点事,要出去一会儿,等到班会把这个交给李轩就行,就匆匆走了…那个时候李轩就确定,安梦炀家里出事了。而学校不允许学生使用手机,所以,一下课李轩便匆匆忙忙的收拾东西往外赶,然后急急忙忙给叶言之打了个电话。

叶言之沉默了一会儿,便开口说,”也许她现在需要吃点心爱的蛋卷,可以麻烦你带过来吗?地址在xxx路花园小区三号楼七楼。”

“好。”李轩迅速的几下地址,然后由确认了一遍,便挂断了电话,往家里奔去。

大概是天色渐渐暗了的时候,安梦炀醒了,朦朦胧胧的睁开肿的不行的眼皮,而就在那一瞬间,安梦炀看到她梦里的情景,敞开的房门外,是叶言之与李轩在厨房忙碌的身影,金奶奶则是在一旁当做指导。而金爷爷呢,在茶几旁悠闲的喝着纸杯泡的茶水,时不时看着这场景笑着摇头。安梦炀支着疲惫不堪的身子,依着门框,静静地看着,胸口溢满了幸福。这真的很想她的一个梦,梦里,有她遇见的所有美好,和所有悲伤难过,残忍的交织在一起,让安梦炀想挣脱却也难以挣脱。

就在安梦炀恍惚间,大家已经看到了依在门框安梦炀。金奶奶连忙上前捏了捏安梦炀的脸,然后温柔的问“小梦炀,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安梦炀笑着摇摇头,没说话。

接着是叶言之开口了“要不要喝点水,睡了那么久,应该渴了吧。”随后没等安梦炀回答就转身去给倒水了。

李轩则是转身去摆弄着餐盘,说“饿不饿?先喝点水,饭这就好了。先去漱个口吧。”

金爷爷也开口说,“今儿在客厅吃,小梦炀去洗漱一下,然后过来陪爷爷好不好。”

安梦炀越发笃定这是梦了,因为她难以想象这些毫无关系的人怎么会聚在一起,又怎么会一齐出现在她家里呢?而且,这真的是太过温馨的场景了,就连梦里她都从未奢求过…

直到叶言之把一杯温热的水放进安梦炀手里,说“你先簌簌口吃饭吧,大家准备的有一会儿,应该还不错。”然后没注意的轻拍了安梦炀的右肩。而这几下传来的痛感太过真实,让安梦炀忍不住“嘶”了一声,同时,也让安梦炀相信了自己不是不是在梦里,而是身处于现实,痛苦而甜蜜的现实…

安梦炀一直觉得自己是深处深渊泥沼的枯骨,血肉早已糜烂不堪,让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存在…可就在她已经要绝望的时候,他们却给她带来了温暖,哪怕是莹莹尾火,都足以让她找到被救赎的理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exceedle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