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恋雪 久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exceedled.com
     战恋雪 久久 (第1/3页)
    

圣女命令手下立刻去打制一口豪华的棺材,用来悼念的白花白烛这类东西也全部要准备好。

“来,你们过来为他上柱香吧。”圣女说道。

江珞安和苏辰宇两个人都毕恭毕敬的上前,每人拿了三炷香在烛火上面点燃,鞠了几个躬后,将香插到了香炉里面。

这就完成了一场简单的祭拜。

圣女知道他们两个还有要事要忙,所以也不准备耽误他们太久时间。

“你们要是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就尽管说出来,我一定尽力为你们办到。”圣女看了一眼苏辰宇。

她也很想念苏辰宇,但并不准备在这个时间多留他。

苏辰宇道:“我们最近可能要在辰溪待上一段时间,在这里找个人。”

圣女立刻道:“你们要找的人是谁,需不需要我让人把他带过来?”

苏辰宇摇摇头,“这件事情必须我们亲自去完成,你不用操心了。”

收集到的妖王转世的眼泪必须是在他流露真情的时候流下来的,所以用强迫的手段逼他流泪是没有用的,他们两个必须亲自去一趟。

圣女对此表示理解,只嘱咐他们注意好自己的安全。

他们要寻找的那个人如今不在都城之内,但今天时间已经不早了,两人就决定先在这里住下。

圣女这里一直都给他们两人留了房间,派人定期打扫着,所以并不用多做准备。

苏辰宇先洗了一个澡之后就就在床上调息起来。今天他和江珞安两人都使用了不少的灵力,需要趁着这个时候恢复一下。

江珞安就在外屋里面洗澡,从苏辰宇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通过屏风看见她的影子。

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看见江珞安的一个影子而已,苏辰宇就感觉到自己的心里痒痒的。

江珞安很快就舒舒服服的洗完了一个热水澡。屋子里面足够暖和,她只是简单的擦了擦头发,穿了一件衣服就出来了。

今天的行程也让她足够疲惫,只想收拾完了早早睡觉。

江珞安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从苏辰宇的旁边绕了过去,坐在床边用灵力烘干自己的头发。

苏辰宇这感觉到一股香风从自己耳边划过,顿时心里面更痒了。

如此好的时机,如果不做点什么,岂不是有点浪费了。

他正想要动手,就见江珞安大概弄干了一下自己的发丝之后,直接翻身上床去了。

她把被子往自己身上一卷,只露出小半张脸来,很快就闭着眼睛睡着了。

甚至苏辰宇还没能够反应过来,就已经听见了江珞安睡着之后平稳的呼吸声。

他准备靠近床边的脚停在了半空之中,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最终让了半晌之后尴尬的收回来了。

苏辰宇在心里面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每次到这个时候,江珞安总会这么早的睡着,连一点下手的机会都不给他留。

不过等到知道这件事情彻底结束之后,他们两个还有的是机会。

苏辰宇这下子也无心在这里打坐修炼了。但因为刚刚江珞安无意识的撩拨,他一时半会也无法完全平静下来。

苏辰宇上床在江珞安身边坐了一会,回忆了一下与江珞安之间发生的事情,花了好多天的功夫才完全平复下来。

第二天,两人起了一个大早,收拾好东西之后就立刻动身去了离都城不远的黄铜城。

根据法器的指示,他们要找的那个人现在就在城里。

黄铜城不算一个很大的城,但今天城中有集会,所以街道上面聚集了很多人。

苏辰宇紧紧的拉住了江珞安的手,以防他们两个人在拥挤的人潮之中被冲散了。

江珞安看着苏辰宇的手,感到有一点好笑。

这些都不过是普通人而已,没有那么大的力气的。就算他们两个不小心走散了,也有那么多种联系的方法。

就是苏辰宇担心而已,或者说,只是想要紧紧的握着江珞安的手罢了。

穿过了拥挤的人群,苏辰宇找了一处较为僻静的巷子,拉着江珞安直接上了其中的一处屋顶。

要是真的让他们两个从街道上走,还不知道要花费多长时间才能到达目的地。

在屋顶上面,苏辰宇又拿出了他的法器来。

这一次,法器的反应十分强烈,代表着那个人就在眼前不远处。

但令两人起感到奇怪的是,法器上面的指针正在剧烈的抖动着,让江珞安1度以为这个刚刚被修好的法器又坏掉了。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并不是法器坏掉了,而是他们想要寻找的那个人正在不断移动位置。

花了一小阵的功夫,两人终于在一条街上找到了他们要找的那个人。

这次这人竟然是一个乞丐,还是一个正悄悄地跟在一人身后,准备偷他身上钱袋子的乞丐。

江珞安眼尖地看到这个乞丐身上已经挂着好几个颜色不同的钱袋子了,说明他已经得手了好几次,但现在仍然不满足,还想要对下一个人动手。

也难怪他敢如此猖狂,这街上人这么多,等到被偷的人发现自己的钱袋不见了的时候,早已经晚了。

这乞丐还在一直跟着那个人,寻找动手的时机。

从他灵活的动作可以看出,他对这一处的地形十分熟悉,会利用各种遮挡物降低前面那人的注意力。

这样的人,如果他们不能一次抓住的话,下次再想要抓住就可难了。

现在街道上的人太多,他们两人不好直接动手,所以想着先跟着这个乞丐一起走,等到到了一处人少一些的地方再说。

两个人一边悄悄跟着,一边讨论着到时候该谁去动手。

两个人都不愿意自己去,一边打闹着,一边把这个苦差事推给对方。

最后还是苏辰宇率先妥协了,接下了这份任务。

可是跟着跟着,两人发现这个乞丐的野心实在是太大了,一点都不知道见好就收,偷了这么多人的钱袋子,还在人群之中晃荡着。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去一个稍微偏僻点的地方。

江珞安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今天早上为了赶路,她吃的东西并不算多。

眼看着这个乞丐还不知道要游荡到何年何月去,江珞安干脆直接在他的身上下了一个追踪术,自己和苏辰宇先去一间酒楼吃饭。

为了遮掩住真实的面貌以方便之后形式,两人继续一人戴上了斗篷,一人戴上了面纱。

街上人多,也有不少富家小姐趁着这个时机出来游玩,两人的打扮并不算特别奇怪。

江珞安一边和苏辰宇往附近的一间酒楼走过去,一边打趣他。

“看看你出来一趟还要戴上斗篷,是不是想要故意把自己的美貌给遮住?”江珞安挑了挑眉毛,故意一种浪荡子的口吻来问苏辰宇。

苏辰宇倒是一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羞耻的,直接回答道:“那是自然。这位姑娘也不是同样戴上了面纱吗,是否因为害怕美貌引得这街上洞鸾起来?”

江珞安笑了几声,随后大言不惭,“天呐,这都被你猜中了,真是厉害!”

两个人一边说笑着,一边心情愉悦的去了酒楼。

酒楼的生意不错,两人原本是想找一间包厢坐下的,但最后发现已经没有包厢了,只能坐在大堂里面。

不过坐在这里也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听到更多人的谈话,还能听到说书人说书,更加有趣一些。

等着老板端上饭菜的时间,江珞安一边嗑瓜子,一边津津有味地听着这大堂之中的其他人谈论着最近城中的八卦。

城里面的集市傍晚时分才会结束,在此之前,街道上面都是熙熙攘攘的,哪怕是吃饭的时间也有很多人。

所以江珞安和苏辰宇干脆等到集市结束之后才出去。

结了账之后,江珞安拉着苏辰宇正想往外面走,突然听到了一个好听的声音有些无奈地说道:“老板,我的钱袋子是真的找不到了。”

江珞安一听到钱袋子三个字,就立刻敏感的回头,看到了正在同老板交谈的那个人。

他刚刚在这酒楼里面用过了晚膳,似乎是想要结账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钱袋子不见了,四处找过之后都没有发现。

平心而论,这人的的确确算是一个帅哥,现在由于找不到钱袋而有些惊慌无奈的样子显得他有些狼狈。

老板显然是有些不相信的。

他见这吃饭之人衣着华丽,不像是一个没有钱故意跑过来吃霸王餐的。但要说他身上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老板也是不可能相信的。

江珞安只在远处听到了一句半句,是这人正在和老板交谈,言语之中似乎有几句比较激烈的争吵。

江珞安下意识的以为这人是故意来这里吃霸王餐的。在这酒楼里面用晚膳的人很多,人一多,老板就有可能忙不过来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江珞安心里面的正义之魂就在这一瞬间熊熊燃烧了起来。

她直接走到了老板和那个人面前,主动帮老板扣留住了这人。

那人有些无奈的看了看江珞安,印象之中,她只是上一个吃完准备走的食客而已,为什么在自己的事情上突然插上一脚?

无奈之下,那人只好将事情的原委徐徐道来。

他并不是过来吃霸王餐的,只不过是在过来的途中钱袋被人偷走了,只是他那个时候没有察觉罢了。

江珞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突然在自己的身上翻找了起来。

老板和那人都奇怪的看着她。

江珞安在手环里面找出了纸笔,递给了那个钱袋被偷了的人。

“你把你的住址在这上面写一下,等到我们找到你的钱袋之后就会给你送过去。”江珞安说道。

那人一脸疑惑地看了看江珞安,“姑娘你是?”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姑娘刚才为何如此义愤填膺,在知道了真相之后又让自己写住着的地方。

江珞安不想和他解释那么多,干脆说道:“忘了跟你说了,我是这城里面新来的捕快,等到抓到那个偷人东西的小贼之后,自然要把你们这些人的东西还回来。”

那人打量了一下江珞安,又看了看她身边站着的苏辰宇,虽然还是不相信这样一个看起来柔弱无比的小姑娘是个捕快,但最后还是在这纸条上面写了一行字。

江珞安看了一眼后,就把纸条收进了怀里。

两人帮着这里付了饭钱,那人明显十分感激。

江珞安摆了摆手,“没什么好谢的,这是我们捕快应该做的事情。”

她这幅十分严肃的表情逗得苏辰宇快要笑出来了,还好最后忍住了,没在这人面前露馅。

装得跟真的似的,苏辰宇在心里面默默想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exceedle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