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下一下进出她的身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exceedled.com
     一下一下进出她的身体 (第1/3页)
    

只有一个浴桶,一间房,如何洗?

沧澜婆婆,真把我们当郎君娘子了。

我不禁白了他一眼,要不是你乱说话,我现在早就在泡热气腾腾的姜汤澡了,哪还在这冷得瑟瑟发抖。

“你洗吧,我不需要。”说完诚王转身开门离开。

我终于嘘了长长一口气,诚王偶尔也不是不讲理之人。

可是,我怎么到桶里去?

真是欲哭无泪,看来诚王也是个犯了直男癌的,根本把我双腿废了这一事抛到脑后了。

正在我犯难之际,他倒是推门进来了。

“抱你进去,如何?”

看看全身的泥泞,事已至此,无可奈何,我只有点了点头。

“没有叫你之前不许进来哦!”

“在你眼里,我就是那样的人吗?”诚王白了我一眼。

“恐怕是。”

回头想想,他倒也真没对我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

我刚要澄清他不是登徒子时,他却连看我的眼神都变了。

“真那么看我?那我要让你知道,我本来是什么样!”

说完诚王就往浴桶里扑了过来。

“啊!”我大惊,慌乱中朝他不停泼水。

“小北陌!”忽然门外响起了老婆婆的声音,“你需要温柔点儿,千万别吓着小娘子了。”

“哼…听见没?温柔点儿。”

忽然惧怕他变味的微笑。

“我不…”

我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只能任由他的舌在我唇里疯狂地肆虐。

双手被他死死压着,我几乎无力抗争。

归海北陌!!

“你竟敢咬我?!”他皱眉,唇上露出了点点红。

他真的被惹恼了,双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归海北…陌!”

我止不住地恐惧,眼泪开始涌出如梨花带雨。

“爱哭鬼,你为什么又哭了?”

诚王端起我的脸颊,轻轻吻了吻,忽然把我揽入怀中。

“每次看见你哭,总想起那个掉狼窝里的女孩。她是我费了好大劲,才从群狼里抢回来的。那天在西街,看见你的颈后与她一样,有朵莲花。”

难道,难道以前诚王遇见掉狼窝的女孩,是小白莲花?

我愕然,莲花竟与诚王有着这样的生死缘分。

等等,在西街?我似乎有点印象。

那个轿子里的红衣男子,难道是他?!我大惊。

“那天,那个恶棍,竟然是你!”我不可置信。

“什么恶棍?我不是恶棍,我是诚王。”

“废话少说!书呢!书呢!竟然小气到看两眼那本书都不行!”

“那是因为当时望野南怀神秘失踪,国师告诉我,曾有人凭空不见这事,我才去要的书。人对我那么重要,那么机密的书,我怎么可能给你看呢?”诚王似乎解释得头头是道。

“狗屁!望野南怀关我啥事!书呢?!现在书在哪?”我急问。

“发现那本书是鬼扯,没用,烧了。”

“少了?!你才是鬼扯呢!”我欲哭无泪,顿时想把他的头给砍下来,天知道我又多想回到现代。

“你又哭,不就一本胡扯的书。那天我拼命救出来的女孩一直哭,一直哭。只是,你模样变了,可为什么爱哭的性格却一点都没变。”

我依然呜呜咽咽抽泣不止。

“好了,不要再哭了,我不跟你玩就是了。”

玩?!

“哇”我又止不住大声哭了出来,我遇见的是什么人啊!

“我不是说不玩了吗?!怎么了?难道说你还想继续?”

“你出去!出去!!”

倒影中我的发丝凌乱,双眼通红。

这日子,遭了什么魔。

穿上沧澜婆婆的衣服,原来,这是一身红妆。

绚烂的红,却没有因时光的流逝而褪色,反而更流光溢彩。

没有盘起的长发,一缕缕散落在地上。

“哎呀,小娘子真真一朵娇花儿!你比我更合适这衣裳。”

“这是沧澜婆婆年轻时的嫁衣吧?”

“对,对,我一直舍不得拿出来,见着小北陌,见着你,也算是有缘人了。来,婆婆给你梳梳发。”

“沧澜婆婆,你和老爷爷是怎么和北陌认识的?”

“那可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咯。那年正直冬天,发生了雪灾,大山里生灵们都缺衣少食的。那天刚好有个车队经过,被饥饿的野狼的围困。我亲眼看见有个小女孩,被头狼叼着跑了。”

啊?!

“忽然有个孩子,骑着头白狼,一直追赶着去。当我和老头子也赶到去时,野狼都被杀了,那骑着白狼的孩子便是小北陌,周身都是野狼咬的伤,晕倒在雪堆里。而被救的女孩一直哭,家人也赶了来,把她抱走了。”

这是,这是北陌和小白莲花?!难道,归海北陌,真的救了小莲花?

这缘分,是孽缘还是良缘,总归是缘,让人难以置信。

他的一身红衣,正是应了陌上公子世无双。

“真真一对璧人。”沧澜婆婆和老爷爷望着穿着婚服的我们,脸上笑开了花。

“我还是觉得,你不穿衣服的样子,更好看。”

“归海北陌!!”

我急得想狠狠踩他一脚,奈何双腿完全不听使唤。

“婆婆,自从摔下来后,她的腿不会动了,可有什么办法没?”

“有,有,我发现她的腿还有感觉,多半是震伤,这不碍事,药水泡一泡,走走练一练,明天就又能跑能跳了。”

真有那么神奇吗?!

“沧澜婆婆是个神医,奈何她不出山。”诚王心悦诚服,看来婆婆的医术确实高明。

“婆婆,那你这有地膏辛吗?”

作为大王的小御医,我绝对称职了。

“有,有,小娘子要什么尽管拿去,我老太婆平日里没事就爱采采药。”

“太好了!太好了!”我心花怒放。

沧澜婆婆和老爷爷真是奇怪,白发老人居然长期居住在这深山老林里。

深山里的夜晚,冰冷得似雪夜。

坐在窗前看庭院里的芍药花,都倦倦地合上了花瓣。

“喜欢这里?”

我点点头,宁静又温馨的不像样。

“我也喜欢这里。”

能好好说话的诚王,不那么惹人讨厌。

泡完了老婆婆和老爷爷熬的药水,果真感觉双腿灵敏多了。

可是,已经练习走了很多遍,依然迈不开步子。

“啊!”这次练习径直扑倒了归海北陌。

“我的腿,真的没用了!”心都碎成玻璃渣了。

我扑在他身上呜呜咽咽,以为归海北陌又要笑我是个爱哭鬼,没想到他竟然睡着了。

醒着时,是个傲慢又喜怒无常的暴徒,又时而深沉时而幼稚。

睡着了,确实是个安静的美男子,他沉睡的样子,人畜无害。

衣服里露出的胸膛,缠满了沧澜婆婆给他包扎的绷带,一路走来,他也好累了吧!

谢谢你救了小莲花,归海北陌。

靠在他身边暖暖的,我也不知不觉沉沉地睡去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exceedle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