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四虎hu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exceedled.com
     四虎hu (第1/3页)
    

等人都走完了,贺韩铭安慰着苏离星,让她别太着急,免得动了胎气。

“我会注意的,你不用管我,你快办你现在要办的事情。”苏离星摸着自己独自,坐在了沙发上,摆出自己很好的样子,然后跟贺韩铭说着。

贺韩铭叹了口气,然后走到了一旁,打电话给了莫亦安。

因为上回被林奇骚扰了,所以杨倾倾现在也没怎么出去,生怕他又突然跟踪自己。

杨母知道他们已经确定了关系之后,也放心了不少,毕竟可以清楚的知道叶易鸣是真心的。

之前她说让他们不急结婚就是怕叶易鸣是冲动下做决定,搭进女儿一辈子的幸福,现在她既不强求马上在一起,也不拒绝他们商讨结婚事宜。

“既然都订婚了,那么就跟我一起去公司看看吧。”杨慧敏难得回家吃一顿饭,然后跟杨倾倾说道。

“订婚和去公司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杨倾倾吃着菜,然后不懂地看着母亲问道。

杨慧敏叹了口气:“你们订婚,说明他就值得信任了,你现在成长起来的每一步都是他在背后做的支撑。所以今天带你去公司,一个是让别人认识你,二是检验你最近的学习能力,三就是你在公司有了职务,就有了底气,最重要的是日后方便跟他交接。”

听着这么复杂,杨倾倾当时就想关上自己的耳朵,可是听到后面交接的时候,皱了皱眉头:“您这是什么意思?”

“哎,我年龄逐渐也大了,公司的许多事情开始力不足心。公司最近也发现有些老股东开始蠢蠢欲动,我原本是想把董事长的职务让给公司有能力的人,可是他们肯定不允许,而且会在背后使诈。

为了公司长久的发展,我只有让你先在公司稳住他们,然后等时机成熟,让叶易鸣帮着管理吧,合并也可以。毕竟他纵横商场这么多年,也算是新秀了,实力不错。”杨慧敏说着说着还有些眼眶湿润。

杨倾倾当即放下了筷子:“妈,公司再怎么说也是你这一辈子的心血,我不允许你做这样的决定。大不了我现在好好的学,然后帮你经营公司。”

“别说傻话了,你从小就没有经历学习过这些,我当年也是想让你过的纯粹开心一些才没有带你进公司。如今你学的其实始终是皮毛,以你的个性也斗不过那些久经商场、老奸巨猾的狐狸的。

再者说,他日后是你的老公,是你可以依靠的人,就当是你的嫁妆了。大不了以后你再生个孩子,把公司继承到孩子手里。”杨慧敏看着她趴进自己的怀里,跟个孩子似的,笑着拍了拍她的背:“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妈妈撒娇。”

“谢谢妈。”杨倾倾真心地说道,她知道自己虽然灵魂上不是杨慧敏的女儿,可是渐渐的替原主生活了这么久之后,所有的感情也逐渐的偏移到和她同步。

“傻孩子,我是你妈,有什么可谢的。快点儿吃饭,吃好了让阿姨收拾,我带你去公司转转。”杨慧敏说着上了楼,然后换了一身干练的衣服,把转让合同签上了名字,但是放在了自己的书桌里。

杨倾倾则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给叶易鸣打了个电话。

“这才半天没见就想我了?”

叶易鸣自从跟她求婚之后,嘴巴就像抹了蜜一样,情话一套一套的来了,杨倾倾都怀疑是不是他的浪漫因子被封印太久了。

“想你是想你,但是打电话给你是有另外一件事。”杨倾倾有些犹豫,在思虑该怎么说。

“不会是林奇又来骚扰你了吧?你在哪儿,我这就去找你。”叶易鸣看她一直不说话,以为是不好意思开口,或是有难言之隐。

“不是不是。”杨倾倾马上否定道,然后考虑了半天之后,还是说道:“我妈今天吃饭的时候跟我说下午带我去公司。”

见她不是因为林奇,就暂时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桌,然后听她解释。

“那挺好的呀,正好把最近在我这里学的去实践一下,你不会还胆怯了吧?”叶易鸣翻着桌子上的东西,然后问道。

“这有什么好怕的。我要说的不是她带我去公司,是她准备说把公司拿给你。”杨倾倾抠着自己的指甲,然后缓缓说道。

“给我?”叶易鸣有些疑惑她的意思。

“她说年龄大了,公司股东又开始在背后弄些小动作,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看着我既然已经跟你在一起了,就让你到时候合并了,更有利于公司发展。”

作为一个公司的老总,叶易鸣自然知道创始人对公司的情感以及对它凝结的心血。能够说出这种话,肯定是迫不得已的。

叶易鸣叹了口气:“我到时候会帮伯母打理公司的,但是我不会接受把公司合并,如果她执意如此,那么控股人依然会是她的名字。我没有参与过这个公司成立和发展,也没有资格成为它的掌舵人。”

杨倾倾顿时感动的眼眶湿润了,其实之前她就有这种私心,但是想着叶易鸣一直这么用心的对自己,也说不出这种话。

谁知道对方竟然考虑的这么周全,而且给足了自己信任感。

“谢谢。”杨倾倾最终找不到能说的话,只能哽咽着说出这两个人包含着深情的话。

“这有什么好谢的。”叶易鸣为了让她情绪好转回来,然后开玩笑说道:“你要真想谢我,或者想解决这个现状,我给你一个建议。”

“什么?”杨倾倾很想学习一下。

“就是赶紧和我生三个孩子,一个掌管你妈一公司,一个继承我的公司,还有一个接手我妈的。”叶易鸣憋着笑说道,虽说是玩笑话,但也包含了自己的意愿。

杨倾倾顿时脸蛋红透了,想着自己幸好现在不在他面前,然后娇嗔地说道:“就知道胡言乱语,谁要和你生三个孩子。”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叶易鸣看着对方的反应笑了笑,然后开始看了看下周的流程安排。

“倾倾,打整好了吗?”杨慧敏收拾完之后,敲了敲杨倾倾的门。

“好了!”在房间里刚刚找了一套职业装的杨倾倾听到外面的声响,打开了门。

亮相的那一刻顿时让杨慧敏眼前一亮:“果然女人还是要打扮,不得不说你这一身,顿时有了女强人的感觉了。”

“妈才是!”杨倾倾揽着她的肩膀,然后一起下了楼。

她说的是自己心里话,自己一直看到杨慧敏其实都是家居休闲装,还没看到她正装的样子。今天一看,突然有些恍惚,好像从这身影中可以看到她这些年打拼的模样。

“妈,当年你怎么就决定开公司了呢?”毕竟在杨倾倾眼里,这是朝九晚五,赚了得忙连锁上市、亏了得到处求情还钱,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杨慧敏想着以前的自己,感叹道:“因为年少轻狂啊,看着同学很多都步入了婚姻,为了家庭甘愿辞职当全职妈妈,心里觉得很不赞同。感觉家庭都束缚禁锢了她们,让她们失去了自由和信仰。

所以我想证明女人一样可以兼顾家庭和事业,但是终究还是现实打败了我的傲骨。家庭和事业始终是天平的两端,你把精力放在了一侧,另一侧终究还是会被忽视。”

“可是我觉得您就做的很棒啊,您成功的证明了你当初的理想。这些年我并没有任何怨言,因为我知道妈妈爱我,每天晚上回来会在床边看着我,知道我被人欺负了会给我出头,您真的很棒。”杨倾倾夸赞道。

“谢谢,妈妈这辈子都觉得值得了。”听着女儿说这些话,杨慧敏的心瞬间柔软了不少。

一个妈妈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孩子理解自己、赞同自己、认可自己。

妈妈这个词是一个称呼,是孩子会说话的时候受父母启迪说出来的称呼,是机械的;只有当孩子从内心喊出这个词的时候,才是赋予它真正含义的时候。

两个人一路聊着来到了公司。

助理很早就等在了下面,看着杨慧敏的车稳当地停了,然后就开了后门。

“董事长。”助理恭敬地喊了一声,然后看着身后的杨倾倾,顿了片刻。

“这是我们公司新委任的总经理,杨倾倾,你派个资历比较深的人跟着她,等会儿召集人员,开会。”杨慧敏说着就看着后面的女儿,笑着安慰了她一下。

杨倾倾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紧张,然后跟着进了公司。

这还是她第一次认真的到公司里来,突然发现母亲是真的有能力,不然也不能一个人掌管这么大的公司。

“妈,你先上去吧,我想自己转一转,等会儿再上去找你。”杨倾倾看着人员流动的公司,说了一句。

“你自己熟悉熟悉也好,需不需要安排人给你介绍一下?”杨慧敏点了点头,问道。

“不用。”

看着杨慧敏上了电梯,她走向了员工上班的地方。感觉到大家都挺认真的在工作的,就走进了茶水间。

“你听说了吗,公司会空降一个总经理。”其中一个职员就在喝着泡的茶,一边跟旁边的人聊着这个话题。

“谁啊?不是说最近陈董准备把自己侄子安排到总经理的位置吗?”另一个人也凑近了说道。

“陈董哪里比得过董事长?本来都没听说这个传言,是上回开会的时候流传出来的,陈董要求设置一个总经理,但是董事长不满意那个人选,然后为了堵住悠悠众口,直接找了自己的女儿顶替这个位置。据可靠消息,今天应该就会空降过来。”八卦的头头装作很神秘,但是很笃定地说道。

“啊?那岂不是家族内部传承?其他的董事不会同意吧!”这个职员很快的就被对方绕了进去,觉得这种自家内部继承的企业都很专制独裁。

对方看到起了作用,又添油加火道:“对啊,但是其他董事毕竟都是后面才入股的,股份又超不过董事长,只能吃这个哑巴亏了。要想阻挠这件事情,只能通过网络,给董事长舆论压力。”

在座的人都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杨倾倾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走近了问道:“你们在工作时间八卦这些根本与你们没有关系的事情真的好吗?”

“你是谁啊?我们干什么关你什么事情。”刚刚带头的那个人看她不像公司高管,直接怼了过去。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知道你是谁。”说着,然后走近拉着她的工作牌:“陈怡丽,企划部组长。”

“你怎么能随便看别人的东西!”被翻了工作牌的陈怡丽生气地夺了回来,质问道。

“你来公司应该不久吧?不然也不会才是组长这个职位。看出你的野心不小,你姓陈,而你刚刚的言语也都有偏向陈董之意,我猜的没错,应该你是陈董的某个亲戚,然后通过私人关系被安排进来的。”

杨倾倾一边踱步,一边看着她的眼睛,本来自己只是猜测,但是看到她闪烁的眼神,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你刚刚的意图是想坏了董事长在这些新人心中的初印象,然后迫使她们通过舆论造谣董事长,最终好扶持你那个亲戚,自己成功的更上一层楼。”

“你无凭无据地瞎说什么!”那个人气急败坏地吼道,然后说道:“你私自进入我们的职员工作场地,已经违反了我们公司的条例,如果你是公司里的人,识相地赶紧走;如果你是公司外的人,我可以以窃取商业机密罪告你。”

“你可以试试。”杨倾倾挑了挑眉,然后说道:“如果我是你,我现在就乖乖地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公司了,否则等会儿就是董事长直接下了人事命令了。”

等杨倾倾走后,众人都疑惑地看向陈怡丽,其中有一个人猜测道:“她不会就是新来的总经理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exceedle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