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色五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exceedled.com
     色五夜 (第1/3页)
    

得知晓敏爸爸妈妈要见郑言,郑言高兴得合不拢嘴,虽然见家长似乎快了些,但是如果能够得到晓敏父母亲的认可,那他们感情未来的道路便一帆风顺。

原本不太在意穿扮的郑言精心将自己收拾了一番,带着细心准备的礼物,踏上了去X市的动车。到了晓敏家,妈妈和晓宇在厨房准备晚餐,爸爸坐着给郑言泡茶,晓敏内心忐忑地坐在离郑言不远不近的位置,不太亲密也不离得太远。

晓敏的爸爸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见过了太多的风浪,看似他在漫不经心泡茶,实际上他一直在观察郑言,他对眼前的小伙子看起来干干净净的,除了瘦一些也没什么可挑剔的。品完几杯茶,话匣子慢慢打开了,爸爸沉声问道:“听晓敏说,你在P城国企工作,那家公司还是不错的,以后工作有什么计划?”

郑言正襟危坐,踏踏实实道:“工作了一年多,现在工作基本上都上手了,毕竟我是做技术的,先把自己的本分做好,再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方向,多做一些研究。”

爸爸点点头,又问道:“你有没有考虑调到X市?”

郑言据实道:“原本我大学时候选择的就是X市,可惜没有关系,后来只能去P城。”

爸爸问完了工作上的事情后,随即问道:“你父亲母亲是做什么工作的?你有没有兄弟姐妹?”

晓敏忽然发现自己对郑言的家庭也是一无所知,这么长时间以来她没有主动问过郑言的家庭情况,郑言也没有跟她提起过。

郑言拘谨地说:“我爸爸在我初二的时候因为出车祸过世了,我妈妈一个人拉扯我长大,妈妈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不过她人很善良,对所有人都很好。”

爸爸的眉头有些皱起,听到了郑言是单亲家庭的情况,爸爸似乎有些不满意,不过他没有继续问,转而问郑言:“接下来这几年你有什么计划?”

郑言就像回答面试官一般,一板一眼回答道:“如果伯父同意我和晓敏在一起的话,我先打算在P城买个房子,和晓敏一起安个家,先有个落脚的地方。然后,再一起奋斗,慢慢让生活变得更好。”

爸爸点了一支烟,沉声道:“你刚上班,一年最多也就十来万,不吃不喝也得三年才能在P城付首付,然后婚礼也需要钱,聘金也需要钱,装修婚房也需要钱,你要怎么解决这些问题?”

尖锐的问题直刺郑言的内心,一直以来郑言都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他可以贫穷,但是他不希望被人看不起,从晓敏爸爸听到自己家庭情况的时候,那微微皱起的眉头开始,郑言心里就感觉到了一丝隐隐的不安。果不其然,晓敏的爸爸透露的信息已经很明确了,郑言一改谦恭顺从的心态,直起腰,眼睛直视晓敏爸爸的眼睛,沉声道:“到明年,年薪就差不多能达到18万,加上公积金,我相信两年内我能够在P城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虽然我现在很穷,但是我很努力,晓敏和我在一起,我不会让她吃一点苦,我会给她幸福,我相信爱情不仅仅是用金钱就能够衡量的。”

爸爸听着郑言语气的变化,心中不悦更甚,晓敏看出了端倪,立马柔声道:“爸爸,别说了,我们两个一起的话,再多的困难也是不怕的。”

爸爸抖了抖烟灰,不悦道:“单亲家庭我就不想很喜欢,一个农村的妇女果然教不出有涵养的孩子。而你身上的一股傲气,我看着就觉得不舒服,你说,凭什么让我相信你能给晓敏幸福,就凭你口口声声的爱吗?”

郑言心中最敏感的点被晓敏父亲重重击打,他的脸色苍白,他不希望含了辛茹苦养育自己的母亲被他人嫌弃,此时他积压了多年的苦闷在此时骤然喷薄而出:“虽然我是单亲家庭,但是我自认为妈妈把我教育得很好;虽然我现在很贫穷,但是我相信靠着我的努力未来可以让我的家庭过上富足的生活;虽然您说的对,我身上还有一股傲气,连我自己都以为被现实消磨得一丝不存的傲气仍然在我身上,但是我引以为傲,我现在给晓敏的任何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诺言,不过我无论能不能和她在一起我都能够守护在她身边,这是我一生的誓言,而且我相信一个人的幸福生活不仅仅是物质,是有了爱情,也有了面包。有了爱情再拥有面包,那是苦尽甘来、相濡以沫,有了面包才有的爱情,一辈子都在内心深处彷徨,究竟吸引对方的是爱情或是面包。”

听着郑言的话,晓敏默默流泪,这一辈子她都忘不了他说的,“无论我能不能和她在一起我都能够守护在她身边,这是我一生的誓言。”是啊,他一直都是这样做的,即使在朋友的位置上,他都尽可能守护在自己身边。眼泪流下的是无尽的感动,也是无尽的感伤。她深深知道自己父亲的性格,多少年都不曾被人用如此直白的语言怼过,她都想象不到今日的结局将要如何收场。

晓敏妈妈发觉客厅气氛不对,赶忙从厨房出来,想要缓和气氛,结果看见两个怒目相向的男人,不禁摇头无语,长长叹息。

晓敏爸爸站了起来,重重掐灭了烟头,怒斥道:“你今后就打算用这样的态度和我的女儿在一起吗?你不配,她是我的心肝宝贝,我决不答应给你这样的人带走。”

郑言也站了起来,针锋相对道:“您如何针对我,我都会忍耐,只是我无法忍受您言语中对我母亲的蔑视,她是一个平凡而伟大的女人。未来的路还很长,晓敏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选择权在她,我相信她的选择。”

晓敏轻轻拉着父亲的衣角,轻声道:“爸,别说了。”

晓敏爸爸怒斥郑言:“滚,你给我滚!”又对晓敏喝道:“你只要认我这个父亲一天,我就不允许你和他在一起。”

晓敏妈妈赶紧奔到客厅,安抚郑言道:“他就这个脾气,你别在意,先冷静一下。”转身对暴怒的老公道:“你别说了,先和和气气吃个饭,这么多年把你脾气养肥了,现在对谁都颐指气使的,不得了。”

郑言硬是忍着不让即将决堤的泪水溢出一丝,深吸一口气,对着晓敏妈妈,礼貌而温和道:“伯母,谢谢您的好意,我还是先走了吧,今天叨扰了,抱歉。”言罢,给晓敏妈妈深怀歉意鞠了一躬,随即大步流星走了。关上门的那一刻,泪水决堤了。

晓敏脑袋仍然一团浆糊,场面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她始料未及,也不知道要如何应对,只是在沙发上,掩面哭泣。任由母亲怎么安慰自己,只是不停地哭泣。

晓宇躲在厨房里面,内心惶恐不安,也不知怎么办?

翌日,晓敏去了P城,深陷痛苦的两人紧紧抱在一起,顿时,郑言的胸膛被泪水浸湿了。

晓敏一脸坚定道:“我要和你在一起。”

郑言抚摸着她细腻的头发,温柔道:“都听你的。”

晓敏提出要跟郑言一起回老家,去见见他的母亲,郑言答应了。

回到了久违的家乡,熟悉的小乡村除了盖起了越来越多却又空荡荡的宅子以外并无太大的变化,仍然是静谧、悠闲。

晓敏见到了一栋两层的半旧砖房,庭院前有一块不大的水泥地,水泥地周围种着几颗晓敏叫不出名字的果树。远远就看见一个衣着朴素的妇女,那应该就是郑言的妈妈,她的眼睛很大,除了皮肤黑了些,年轻时候肯定长得很好看。晓敏内心想着,怪不得郑言会长得这么好看。

“妈,我们回来了。”

妇人放下了手头的活计,抬头看见儿子带着一个女孩回来,顿时笑容满面,这是最美的问候。

到了饭桌上,一锅炖了许久的鸡汤,还有满满一桌子菜,足见妈妈的用心。妈妈细心地给晓敏盛汤。

同在P城,晓敏却对农村知之甚少,她自小就在城里长大,大学了又去了X市,对于农村的观感更多是来自于影视作品。她知道郑言是单亲家庭,知道郑言温暖和煦的笑容背后的艰辛,她越来越坚定和郑言在一起。她知道,在西塘那一次所花费的钱或许在自己看来无足轻重,但是对郑言来说,肯定不是一个小数目。有他这么一份深深的爱相伴,便再多的苦也不会怕。

吃过了饭,晓敏抢着帮母亲一起收拾碗筷,虽然动作极其笨拙,但是足可见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家里不常来客人,郑言难得把自己的卧室给晓敏收拾得干干净净,然后让晓敏睡下,自己去帮母亲客房整理杂物,晚上准备睡在客房。

知子莫若母,虽然郑言不曾将自己和晓敏的事情告知于母亲,但是母亲从儿子的情绪中便猜到了些许端倪。铺好了床,母亲坐在床上,郑言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母亲紧紧握着儿子的手,慈祥道:“她是个好女孩,看着她白皙修长的手指,我就知道她是城市里被父母亲捧在手心长大的孩子。吃过晚饭她还帮我一起收拾东西,虽然越帮越乱,但是可以见得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可惜,咱们家的情况并不太好,想必给你拖了后腿,这些年你比很多人都努力,上了大学就没有从家里拿过一分钱了。只是,妈妈不知道当说不当说,自古以来结婚都讲究个门当户对,要是对不上,后面过起日子来大多不会如意。你们的情况,妈妈也不知道怎么说,总之你自己看着办吧,妈妈是觉得你找一个农村出身的,吃过苦的,和你情况相近的大学毕业的女孩会更好些。终归走过一样的路,见过一样的风景,过起日子也会更踏实些。”

妈妈看着沉默不语的儿子,怜惜地摸了摸他的头,摇摇头道:“好了,不说了,你长大了,凡事自己决定吧。”

站在门口的晓敏不经意听见了母子的对话,泪水又一次滑过脸颊。听见了房间的动静,晓敏偷偷回了房间。

冬天的乡村安静得出奇,没有了夏日的虫鸣蛙鸣,只是临近春节,原本没有多少青壮的农村回来了不少在外讨生活的人们,半夜远处灯火明亮的房间里面有些许的喧闹。

晓敏推开了郑言的房门,偷偷爬进了被窝,郑言吓了一跳,第一次同床共枕郑言顿时满脸通红,晓敏紧紧靠着郑言,娇羞道:“好冷,一个人睡不着。”

郑言咽了口口水,嗯了一声。

晓敏枕着郑言的手臂,窝在他的臂弯里面,内心无比安心,两人都沉默了许久之后,晓敏轻声说道:“刚才我不小心听到你们的话了。”

郑言轻轻嗯了一声。

晓敏问道:“想听听你的想法?”

郑言只是温柔道:“都听你的。”

晓敏的泪水又不争气夺眶而出:“我是怕,哪天我信念不坚定了,你要紧紧拉住我,别让我走了。”

郑言低沉的声音缓缓说道:“今天能这样抱着你,我今生已经无憾了。”

一夜,郑言无眠,从背后抱着晓敏,闻着她的发香,右手早早被枕得麻了,也不舍得抽出来,在晓敏均匀的呼吸声中,他悄悄吻了他的后脑勺,心中一直默念着:我爱你。

刚刚燃烧的恋情终究在过年不久后散了,不是因为不爱,只是因为晓敏所爱的人互相不爱罢了。晓敏挣扎了许久,终究拧不过父亲的大腿。在父亲的眼里,郑言的条件兼职惨淡至极,郑言看上晓敏无非是看上了她的家境,谈不上真正喜欢,他强势地介入下,整个家庭在几个月的时间里都是恐怖的氛围,晓敏最终在妈妈的泪水中,答应了妈妈,先放手。来之不易的感情,终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exceedle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