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000部禁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exceedled.com
     1000部禁片 (第1/3页)
    

褚晓再见到顾战忆是半个月之后,这其中的误会,也算解决差不多,顾老爷子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是听闻顾战忆情绪不好,他特意问了地址过来看看他。

褚晓没想到顾战忆所居住的地方这么小,虽说是个新小区,可最多也就是个一百多平的三室,敲了好半天门,这才进了屋,瞧着昏暗的房间,他皱褶眉头,“你这是活人过鬼日子呢吗?”

顾战忆没搭理他,从地上捞起瓶酒往嘴里倒了半天,却一滴都没喝到嘴,他烦躁的扔在地上,瓶子被摔出刺耳的响声。

褚晓捂着耳朵,虽说他跟顾战忆认识时间不长,可人家变成这样,自己多多少少也是有些责任,“顾战忆,不就一女人嘛!你至于吗?”

顾战忆身体一顿,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褚晓,褚晓被看得有些不知所措,“你有话好好说啊,我可不想跟你动手。”

今日褚晓换了男装,可那一头被扎起的长马尾,和那张清秀的脸,最多也就是个阴柔,阳刚什么的靠不上边,顾战忆才懒得跟他动手,跟打个女人似的,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你懂什么。”

“你应该说,我不懂什么!”褚晓不乐意的,这是小瞧谁呢?他走到顾战忆那边,拉着人干脆做在地上,还在地热,也不敢感觉怎么凉,一副过来人的模样问道,“你说说,没准儿我能给哥们儿解决。”

“呵…”顾战忆不屑一笑,苦得眼角都湿润着。

褚晓连忙说道,“你别瞧不起人啊!我跟你说,我道儿多着呢!”

顾战忆从兜里摸出跟烟,找了半天没找到火,褚晓拿着个打火机给他点上了,顾战忆撇了眼那火红炸眼的zipp,“不少钱呢吧?限量版,这个颜色,全球才发九十九个。”

“可以啊!你怎么知道?”褚晓稍显得意,“你也喜欢这东西?”

“不喜欢。”

褚晓疑惑的问,“不喜欢,你怎么门儿清?”

“原来喜欢。”顾战忆呼出一口青烟,“现在不喜欢。”

“为什么?别告诉我你买不起了。”褚晓问道。

“吾思不喜欢,”顾战忆夹着手里的烟到褚晓面前晃晃,“就这…上一次抽还在一年以前。”

“我擦……”褚晓惊叹着,又说道,“你丫烟不能放过期了吧?你和我瞅瞅。”说着就上手去抢。

顾战忆懒得跟他闹,从兜里摸了烟直接扔给他面前,“想抽,你就直说,找什么理由啊,我能放那么久吗?这盒刚买的,你信你看看,刚开包装,第一根。”

褚晓拿起烟在手里把玩着,“我不会抽烟。”

“啊?”

“我说我不会抽烟。”褚晓又说了一遍,顺道瞪了他一眼,耳朵聋吗?

顾战忆不可思议的问道,“那你拿十几万的限量版火机?”

“别人送的。”褚晓回答道。

“行啊,你这朋友挺有钱吧?”顾战忆说道。

“没有。”褚晓说道,“攒了好久的钱呢!”

顾战忆瞧他那样,似乎有什么难言似的,也没想着再问下去。

“吾思就你那未成年小女朋友吧?”褚晓问道。

“嗯。”

“听说跑了?”褚晓这个人自来脑子里就没有含蓄二字,要不是顾战忆现在懒得动,早揍得他满地找牙。

“你这么说话,牙换几批了?”顾战忆找了一圈,没找到可以拿来熄烟的东西,纠结着要不要起身去扔了。

褚晓伸手捞了个酒瓶子摆他面前,“我牙可是原装的。”

顾战忆觉得褚晓是个挺神奇的人,自己就这么被他给逗乐了,把烟头扔进酒瓶,穿出撕拉熄灭的动静。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么躲屋子里消沉着吧?那我可瞧不起你。”褚晓把瓶子拿一边去 ,那股子烟酒烧焦的味儿不爱闻。

顾战忆一笑,“你觉的我用得着你看的起吗?”说着用眼睛上下打量着他。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褚晓不满的问道,“我来关心你,还关心出错了?你别狗咬吕洞宾啊…践踏我的好心。”

“你要真有好心,就帮我个忙。”顾战忆咧嘴一笑,透着股坏劲儿。

褚晓防备的看着他,“你要我干什么?我跟你说,老子可是直男。”

“滚蛋!”顾战忆一巴掌不客气拍褚晓肩上,疼得他龇牙咧嘴。

“我跟你说顾战忆,要不是你这事儿,我多多少少也有点责任,我现在就更你急眼。”

“你急一个我看看。”顾战忆说着又是一巴掌打了下去,一点没留力气。

“哎呀…你有事儿就说事儿!怎么还喜欢动手啊!”

“那我可当你答应了。”顾战忆一笑说道。

“我答应你什么了?”褚晓后背凉飕飕的顺着脊柱往脑子里灌冷气,总觉得自己要倒霉。

法国

香榭丽大道位于卢浮宫和凯旋门连心轴线上,又被称为凯旋大道。

吾思走在世界繁华中心之一的街道上,关于凯旋的热血沸腾倒是一点没体会到,人多倒是真的。寻了搁长椅,趁着没人乱跑带颠的去坐下,皱褶小脸揉着自己发胀的双腿,想想自己也算是自己找罪受,好好一个宅女,却硬是听信了牧歌和林白那两个女人的蛊惑,说什么走出国门,放眼世界,会发现那点恋爱的伤,只不过是小磕小碰。

吾思低头看见膝盖上一块青紫,伸手摁了一下,嘶…小磕小碰也疼啊……

“请问你需要帮助吗?”

吾思抬头看去,一金发碧眼,肩宽腰窄的国外帅哥在对着自己微笑,那双湛蓝的眸子里似乎藏着整片天空,她不知不觉竟然看呆了。

“小姐?”Eric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你还好吗?”

“啊?什么?”吾思的英语很好,可仅限于对着程序编码,口语这方面基本上跟小学生还差了好几个段位,曾经还被牧歌她们嘲笑过,人家都是化零为整,她倒好,整而化零,好好一个英语硬是给学出个长短不齐来。

“你是中国人?”Eric说着流利的中国话问道。

吾思一愣,没想到他会说中国话…发音还十分标准,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自己该怎么回话。

“不是中国人吗?”Eric小声嘀咕着,转而用韩语又说一遍,“小姐,你是韩国人吗?你…还好吗?”

吾思瞪着眼睛,居然还会韩语……

“也不是韩国人吗?那…”Eric想了一下,试探着用日语又问道,“你还好吗?需要帮助吗?”

“不用…我是中国人,你说中文就好……”吾思终于反应过来,怀疑她要是再不说话,估计这家伙能把全世界的语言都说一遍。

Eric会然一笑,眉眼弯弯,如同天山下映照的碧蓝天空,清风合影,霎是俊美。

“你自己一个人?”Eric看了眼她的膝盖,“受伤了?需要我帮你吗?”

“啊、没事,没事,小伤。”吾思说着用手拍了一下膝盖,本想表示自己没有那么矫情,可下手没注意力道,当即疼的她自己龇牙咧嘴。

Eric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创可贴,弯腰蹲下,将胶贴撕开,一边动作轻柔的将破开的地方贴上,一边说道,“虽然伤口很小,可还是要注意不要感染才好。”

“嗯…嗯…”吾思身为资深宅女,身边异性大概除了顾战忆算比较接触多的,像今天这样被一个男人这么亲近接触还是头一遭,尤其还有些尴尬的情况下。

“好了,站起来看看影不影响行动。”

吾思缓缓站起身,其实她并没有什么感觉,也觉得这样有点大惊小怪,可人家是好心,她总是要感谢的,“那个…谢谢你。”

“没关系,”Eric高出吾思整整一个头的距离,俩人身高差距看上去,简直就是天上地下。

吾思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竟然还神经大条的问了一句,“你上面的空气好吗?”

Eric一怔,反应过来之后,在吾思面前缓缓弯下腰,说道,“我比较喜欢和你呼吸同一个高度的空气,有点甜。”

吾思感觉自己双颊涨得发热,就目前她接触过的两个男人来说,面前的Eric比起专门找她茬的顾战忆来说,简直就是绅士中的典范。

Eric是当地人,热情的要为吾思做向导,吾思想也没想的就答应下来,倒不是被美色所折服,而是牧歌一张机票甩给她之后,连份地图攻略也没有,就这香榭丽的大道,如果不是标的性太强,恐怕她也是找不到的。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有了Eric的陪伴,吾思才真正体会到牧歌为什么要将她送出来,这个世界美好且浪漫,惊喜与感动并存,能够让人从内心深处感受到宽广的自由。

只是每到一个人回到酒店的时候,夜深人静她还是会看着手机发呆,这才发现,世界虽大,可思念却种在了心里,那片柔软之地,开满了艳红的花朵,张扬着想忘也忘不掉。

“你说什么?”顾御宸陪着牧歌产检后刚刚回到家里,便接到助理电话,原本不想去接,可牧歌说不要耽误了工作,不然怎么养她和孩子。结果这一电话简直要将他气疯。

“总裁,二少今天带了个男人回来,并且在公司内公然行为亲密,现在公司里都在讨论…呃…二少的性取向…”助理如实报告着,本来这属于私人问题,不在他处理范围之内,可顾战忆实在太明目张胆,怕被媒体抓拍过去,要对公司产生影响。

放下电话后,顾御宸阴沉着脸似要杀人。

眼看七个月的身孕的牧歌终于大了肚子,扶着酸软的腰枝走过来,问道,“怎么了?”

顾御宸赶紧向前去扶着自己的宝贝老婆,一只手掌抚上她的依旧芊细的腰轻轻揉着,为她缓解一些,“没什么,不用担心。”

“是吗?”牧歌手里握着手机,看向顾御宸,不甚在意的说道,“我以为御倾集团二少爷喜欢男人的事儿,应该会炸了各家媒体的头条呢!”

顾御宸这才拿过牧歌的手机,上面赫然写着,御倾集团二少爷,公司内惊现男友。

“我要宰了这小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exceedle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