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秋霞手机视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exceedled.com
     秋霞手机视频 (第1/3页)
    

她说着,竟捡起瓜子皮作势要扔回给我。

我从梁上跳下来,学着绾娘的语气对她说:“花妍,咱们慕容氏的女子闺阁里名声最为珍重,即便关起院门来在房中,一言一行也要极小心。如这般扔瓜子皮的轻佻姿态断不能再有。”

我们两个忍不住笑作了一团。

我十二岁那年来慕容府上走动时结识了花妍。

当时她本应在前厅吃饭,却在国公继室大王氏那里受了委屈中途跑回来,正撞见我在她卧房内找宝贝。

她见了我不仅丝毫不惧,因我长得和她极像又恰巧同岁,她反而十分欢喜,赠了许多宝贝结交我。

从此我一个月内总要来她这里几次,教她变戏法、替她买办奇怪事物、在她偷偷出府时做她的替身……

她结交我的最终目的其实是为了筹备一件大事——帮她逃婚。

花妍说这个计划是从十二岁那年看到我的时候,开始在心中酝酿起来的。

因她好吃好喝供给了我许多年,我又自诩侠义心肠,以为李代桃僵不过是件小事,从十二岁起便助她谋划逃婚事宜,然而至今也没有眉目。

原因实在可悲,因为对于大祁的闺阁女子而言,这世家大宅之外并无一处正经所在,能够容下花妍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娇小姐藏身立命。

“花妍,下次能不能多放些瓜子?你们慕容府的果子蜜饯腻死人的,你知我从来不喜的。”我把果盘子递回给她,剩下些暴殄天物的奇怪搭配——什么裹着东海鲛女泪的岭南荔枝,熏过芙蓉金风露的霜桂醉茯苓,想想就倒胃口。

花妍却不看亦不接,只去翻捡她十全敛妆阁架子上的瓶瓶罐罐。

“这几天眼巴巴等你来试我新调的香粉,怎么今儿才来?”花妍把我按在鸵鸟皮丝绒座椅上,巨大的铜镜里映出两张相似到足以引起混淆的如花娇颜。

花妍一双柔荑娇嫩洁白,从紫檀妆盒里取出一朵窖藏的玉簪花苞,净了手用簪子挑开了一点缝隙,将花苞里的香粉倒一点在双花丝绵粉扑上,轻轻匀在我面颊上。

这粉极轻妙,匀在面上细致贴合恍若无物,两颊瞬间莹白透亮,光艳动人。

我忙问:“花妍,你这粉如何作的?竟比折柳阁姑娘们用的还精致。”

“这并不是普通匀面的铅粉。”她答。

“不是毒药吧!”我连忙跳起来去找水净脸,却被她按回妆椅上。

“别怕,这次不是毒药,是‘弱水’。”花妍道,“寻常妆品从敷粉到点面涂脂需至少二十一个步骤,我这‘弱水’甫一沾染便能使女子五官呈现其最动人之本色,不妖不艳,最适合你这等天生丽质的美人。”

“为何叫‘弱水’?”我问。

“自是引自‘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之说。”花妍眼神骤然明亮,道:“‘弱水’择取五洲一百二十种极香花卉蕊中精露,混合配比至无香境界时,再加以三千道大小工序研磨提炼,方制成你刚用这一管玉兰花苞的份量。”

她用小指从粉扑上挑了一块点在自己唇上,一抹樱唇瞬间染上明艳红粉,娇嫩欲滴。

我大奇,立刻接过粉扑匀过整张脸。只见‘弱水’过处,面若凝脂美玉,两颊笑靥飞红如花,黛眉浅蹙落入云鬓,一点娇唇轻启妩媚嘤咛。

我见镜中两位面貌酷似的美人明艳动人,喜不自胜。

镜中花妍也在笑吟吟看我:“你平日从不妆扮自己,如今可领会女子梳妆的妙趣了?”

“你不是一向只研究易容方术么?怎么近日研习起这闺阁事物了?”我忽然心念一动,想起了无忌那日束发的丝绢,便问:“花妍,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花妍忽满脸飞红,转过身去。

“我从一朋友那里见过一片抄了佛经的丝绢,字体虽出自规格却十分清隽,‘心’字都缺省了一点。”见她仍是不语,我凭记忆诵出了丝绢上的一段经文:“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你竟如何得知!”花妍大惊,忙用手掩住我的嘴。

“你心中的那人,可是十七王爷的外室子……独孤无忌?”唇齿间吐出无忌名字的时候,我心上感觉怪怪的,似是暂漏掉了跳动一般。

“其实我也只是最近才远远见过这人。我知他和二叔结交,故意留了条丝绢在二叔书房,没想到真被他拾去,且竟辗转到连你也见了!”花妍见被我说中,干脆表明了心迹,她脸上红的要滴下血来。

“你就不怕被慕容宣晟发现?”我忙道,“且……且那丝绢不巧被我弄丢了!现不知何处,日后会给你招惹麻烦也说不定!”

“不妨事,那经文后我并未署名。”花妍倒是比我更加镇定,转瞬又作小女儿态羞涩起来:“其实你知道,我本来一贯看不上二叔结交的那些狐朋狗友的。这次却不知怎么偏就丢了心似的,只盼着在园子里远远见上他一面也是好的。”

沉默半晌,花妍终于还是忍不住问我:

“花慎,他既是你的朋友,你可告诉我,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无忌……他自是极好的。”我叹息,心里对这突如其来的发现不知如何是好。“可是花妍,你竟看上他哪一点?他也算是我一位亲近的朋友。只是,你若成功逃了,便会去找他么?”

“他……大概还并不知晓我的心意。”花妍道,“且我目下处境十分艰难,正要和你商议。”

“我也有事对你说,”我忍不住抢先道,“我看到你三叔慕容宣?F了。”

花妍大惊之下,我连忙再补上一句:“而且,我可能要嫁你二叔或者你哥……”

花妍一时失语,脸上如玉般娇艳的皮肉凝结在一处,只剩大眼睛忽闪忽闪眨一眨还尚存一丝灵动生气。

“所以,现在不止要帮你逃婚,我也要跑了……”我向她谄媚笑笑,轻捏了她脸蛋,揉开她纠结在一起的面皮。

“啊……花慎,你好好跟我说话。你不是那个什么……你有户籍么?你不是那下三滥的偷儿、贱民、耗子巷、连姓氏也没有……”花妍搜肠挂肚把她知道的最卑贱的损话一股脑倾倒了出来。

我并无一丝不悦,反倒津津有味看着人前一贯优雅高贵的慕容嫡孙小姐发挥失常。况且,她说的没有一点错,本来还有更多难听的描述,只是慕容花妍教养太好,能说出这些市井之言已实属不易。

“是啊,你心里惦记的那独孤无忌,正是从小和我们一起在耗子巷厮混长大的呢!”我伸手再去食盘里取瓜子,却被她掐住手腕。

“你知道我从不看轻你们这些人的。我早已下了决心,若能逃了这慕容府,就算做个下九流也无妨。只我并不方便抛头露面而已。”花妍面上染上一层薄怒,似着恼了。“我只不解凭你这身份,如何竟能嫁进这大祁一等的国公府!”

“这事全因我得了个权势滔天的新贵姐夫。如今提领东厂和龙骧卫的吴浪公公,你可识得?”一提吴浪我就叹气。

“这世上的缘分真是奇了,吴公公我们如何不识得?当今太后慕容婴是我爷爷胞妹,身边第一得用的人物便是这位吴公公了。”花妍忽又害羞起来,说:“其实我叔祖父的胞妹慕容媛,正是无忌公子爹爹十七王爷的正妻。”

“那么算来,你和无忌竟真真是极有缘分的。”我忽然想起来,“你这些年不是给了我许多首饰和银票子么?从去年起我就拜托朋友帮着一位‘神秘的闺阁友人’寻一间脂粉铺子,专门盛放你这敛妆阁上的瓶瓶罐罐。那办事的朋友正是无忌呢!”

花妍眼睛一亮,忙问:“好花慎,可有着落了?”

“如今店面已盘下来了,就在我们东市地界。铺子隔一条街的地方也寻了处僻静宅院,供小姐洗心革面后重新做人使用。”我从怀里摸出两套房契,做了宫禁奴才状上呈给她。

花妍颤抖着接过房契,连说了几声“好”,竟滚下了泪珠子。

“花慎,我怎么谢你!”她忽扑上来抱住我的颈子,钗环耳坠牵绊住我的发丝,身上香喷喷的熏得我不知如何自处。

“若你能真心待无忌,为你做了什么也值得。”我抚了抚她的脊背道。

无忌是个可怜人,世上能多一个真心待他的人,我便欢喜。

“花慎,下个月我太祖母大寿,便定在那个时候之后罢。”花妍忽说道,语气轻飘飘的,眼睛里蒸腾着水汽,已不似之前那般果断决绝。

“怎的那么着急?”我问。

“你可知十七王爷府上还有一位嫡亲世子叫独孤无忧,说来也是无忌同父异母的哥哥了,他生母便是我刚提的那位慕容媛。”花妍凝眉道,“这独孤无忧倒是个狠角色。三叔甫一失踪,他便来府上求亲。明里暗里透露着自己有我三叔的线索,这不是逼婚么!”

慕容嫡女无比尊贵,当年疯帝从文帝四十多个儿子里杀出上位,就是因强娶了慕容昊唯一的胞妹慕容婴。这独孤无忧竟有心效法疯帝夺嫡继位么?

“如今慕容府上嫡女只有我和大王氏所出的嫣儿,嫣儿今年才十二岁。从我出生起,前来求亲的人已无数,祖父都未答应,如今我已及笄,不好再拖延了。”花妍叹道,“刚才你也听到了,大王氏为了她亲生儿子必是肯牺牲我的了,刚才还派小王氏闯我院子探看。若被她们查出来我这一库房的邪门歪道,可就走不成了。咱们须得尽快行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exceedle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